大话孙悟空

大话孙悟空

 

记得儿时,我最爱看的连环画是《西游记》,最爱看的戏是《美猴王》,最爱看的电影是《大闹天宫》。孙悟空成了我儿时最敬佩的偶像,最崇拜的英雄。

后来大约是1986年吧,一定的,那是我的本命年——虎年,那年的春节,《西游记》在中央一台热播,我在寒风中和很多十一二岁的孩子坐在大队院里守着村里唯一的彩电,兴致勃勃的看着孙悟空,生怕错过一个镜头。白雪把我们变成了一个个白毛男,我们依然不为所动,甚至足肤皲裂而不自知。

看后,调皮的孩子甚至模仿着孙悟空的样子,抓耳挠腮,金鸡独立,手搭凉棚,蹦跳翻腾,企图把自己也变成孙悟空,结果孙悟空没变成,多了几个瘸子。

再后来,新拍的《西游记》续集轰轰烈烈的开播了,此时的我已20出头了,可没出息的我依然爱看《西游记》,爱看孙悟空,不过我越看越产生了一个疑问:为什么孙悟空的本领会越来越小了呢?带着这个疑问,我开始看原著《西游记》。越看新的疑问又来了,为什么那个不怕天不怕地,大闹天宫,偷吃蟠桃的孙猴子也变势利了呢?你看,那些无根无派的妖精的下场,无一不被打死。最令我惋惜的那个六耳猕猴,和孙悟空也有一样的本领,他也并没有什么大错,没打算吃唐僧肉,只不过想自己也去西天取经,已成正果而已,然而最后却被孙悟空打死,落了个绝种的下场。而那些名门正派的妖精,不论是太上老君的道童,青牛,还是天上的星宿,亦或是托塔天王的干女儿,某菩萨的坐骑,亲戚,无论作恶多大,无一不在最后关头,通过说情,逃之夭夭,逍遥法外。初始的孙悟空还据理力争,后来居然也半推半就,落个送水人情。这种种细节,居然让我这个老西游也看不懂了。

如今的我再看《西游记》,再看孙悟空,渐渐地读出了几分人情冷暖,几分世态炎凉。我猛地想到了五行山下的孙悟空,在那漫长黑暗的五百年中,他会想些什么呢?也许身上的重负让他尝尽了苦头,也许他悟出了点什么吧。重获自由后,他又多了一个紧箍咒,这个紧箍咒总是羁绊着他前行的脚步。世事沧桑让这个冥顽不化的石猴变乖了,面对神仙佛祖,天上人间的不平之事, 依然敢路见不平一声吼的孙悟空,吼声中多了一层颤抖,铮铮铁骨中也多了一个驼背。于是孙悟空自然地成了斗战胜佛,成了维护神佛世界的尊者。

但我依然固执地想着,念着那个充满活力的美猴王,那个留在我记忆深处的孙悟空。

赞 (0)
分享到: 更多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