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云浦野猪林命悬一线,林冲武松的反应,真不是一个级别

水浒中,僻静的山道野林,一定是强人剪径图财害命的去处。林冲和武松,分别在野猪林、飞云浦遭遇暗算,命悬一线之时,一身本事的两位,却出现了截然不同的反应,绝境之中能否自救,成为个人实力的最佳验证。且说原著,“林教头刺配沧州道,鲁智深大闹野猪林”,在去往野猪林的路上,林冲已是上有棒疮举发,下有百沸汤烫的一脚浆泡。

飞云浦野猪林命悬一线,林冲武松的反应,真不是一个级别

如此,带着一副七斤半的团头铁叶枷,可谓寸步难行,那押送的薛霸见林冲走得慢,张口就呵斥“快走,不走就大棍搠将起来”,昔日万夫不当之勇的豹子头,这晌已经全无半分威风,一路上唯唯诺诺,看到薛霸动怒,林冲竟然说道“小人岂敢怠慢”,好一个“小人”,心气儿低到了尘埃里。

生生走了几里,到了烟雾笼罩的野猪林,冤死此处的好汉不知有多少。而薛霸见到野猪林,竟有些欢喜的直奔而去,要到林子里歇一歇。林冲不是三岁孩童,不知人心险恶,一路上薛霸、董超用尽手段磋磨,全无半点好气儿,这晌又直奔野猪林,就算是用脚趾头,也能知道其中杀机,应当小心提防。

飞云浦野猪林命悬一线,林冲武松的反应,真不是一个级别

然而,林冲毫无防备,还由着二人把他死死绑缚在树上,直到薛霸说出要结果他,林冲才泪如雨下的求饶。可以想见,要不是鲁智深心细,提前赶来,只消手起刀落,林冲小命休矣。而飞云浦发生的一切就太不一样了,武松完全占了先机。飞云浦的情况,除了押送衙役,还有提前等待的刺客,两面夹击,远比野猪林要凶险得多。

同样带着七斤半铁叶枷的武松,一路上留心观察差役的言语举动,早就发觉二人不怀好意。走到飞云浦前,又发现路口有两个身戴朴刀的人,跟俩差役挤眉弄眼打暗号,这下武松心里就有数了。故而,不等对方下手,他先发制人,“假意问道,这是什么去处”,又站住不前,托词“要净手则个”,这就是开挂的前奏。

飞云浦野猪林命悬一线,林冲武松的反应,真不是一个级别

那两个刺客见武松不走,立刻靠上前去要动手,岂料霎时之间,武松忽然飞起两脚,将两个家伙统统踢下水去,又大喝一声,把枷锁扭开,另外两个押送的人也是怂包,见这阵势,竟然往桥下跑,就是这么干脆,全部被武松收拾干净。这种气魄,豹子头林冲原本也是有的,他的功夫丝毫不逊色武松,只可惜不晓利害,糊涂窝囊。

赞 (0)
分享到: 更多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