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传中梁山英雄的五大神技简介

水浒传中梁山英雄的五大神技你知道都是什么吗?这五大神技堪称逆天,绝非常人能比。

分别是:戴宗的神行术、张清的飞石子、花荣的射箭术、燕青的相扑、安道全的医术

1、戴宗的神行术

请大家先猜一个有趣的谜面:泰山(打水浒人名一)。

谜底是什么呢?

谜底竟然是神行太保戴宗。

东岳泰山初名岱山,又名岱宗,与神行太保戴宗的发音相同,看来作者对戴宗的名字是有深意的。

水浒第一百二十回,梁山军队征讨方腊凯旋以后,宋江衣锦还乡回到东京,与被朝廷封为军官的众弟兄相会,令其各人收拾行装前往任所报道。宋江的三大亲信之一神行太保戴宗来探宋江(其他两人为花荣和李逵),二人坐间闲话。

只见戴宗起身道:“小弟已蒙圣恩,除授衮州(管辖泰山和曲阜)都统制。今情愿纳下官诰,要去泰安州岳庙里,陪堂求闲,过了此生,实为万幸。”

宋江道:“贤弟何故行此念头?”

戴宗道:“是弟夜梦崔府君勾唤,因此发了这片善心。”

宋江道:“贤弟生身,既为神行太保,他日必作岳府灵聪。”

自此相别之后,戴宗纳还了官诰,去到泰安州岳庙里,陪堂出家,每日殷勤奉祀圣帝香火,虔诚无忽。后数月,一夕无恙,请众道伴相辞作别,大笑而终,古书中大笑而终的有程咬金和牛皋,他们都是福将,但在性格上与李逵差不多。

后来戴宗在岳庙里累次显灵,老百姓和庙里的和尚,随塑戴宗神像于庙里,胎骨是他真身。“戴宗”,乃泰山的别名“岱宗”也,是巧合还是《水浒传》作者的刻意安排,这就没有人知道。有一点可以肯定戴宗从此融入泰山,成为泰山众神中的一员,朝夕陪伴泰山,为泰山周围的百姓营造幸福,戴宗成为泰山岳庙山神。

在《水浒传》中,天速星神行太保戴宗的最终排名是第二十,被封为“总探声息头领”,相当于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

戴宗是《水浒传》第35回通过吴用的嘴出场的:“吴用有个至爱相识,见在江州充做两院押牢节级,姓戴名宗。本处人称为戴院长。为他有道术,一日能行八百里,人都唤他做神行太保。”

《水浒传》第四十四回写戴宗奉命往蓟州去打探公孙胜的下落,途遇杨林结伴同行。杨林便问道:“兄长使神行法走路,小弟如何走得上?只怕同行不得。”

戴宗答道:“我的神行法也带得人同走。我把两个甲马拴在你腿上,作起法来,也我和走得一般快,要行便行,要住便住。”当下拴缚好了,作起法来,果如所言。

第52回《戴宗二取公孙胜,李逵独劈罗真人》中写道:李逵分享戴宗“神行术”时“耳朵边有如风雨之声,两边房屋树木一似连排价倒了的,底下如云催雾趱。李逵怕将起来,几遍待要住,两条腿那里收拾得住,似有人在下面推的相似,不点地只管走去了。看见走到红日平西,肚里又饥又渴,越不能彀住。惊得一身臭汗,气喘做一团”。

尤其有趣的是,第五十三回写戴宗携李逵住蓟州搬请公孙胜到高唐州破除知府高廉的妖法,因赶路要紧,戴宗亦在李逵脚上拴了甲马同行。本来,戴宗作法神行,自身必须严守素食的戒规,同行者却无须受此约束,但恐怕李逵一路上汹酒误事,出发前亦叮嘱其不可犯戒违规。无奈李逵阳奉阴违,暗自喝酒吃肉不误。戴宗侦知其诈。为了惩罚他,故意使他拴着甲马走个不停,整整一天,直走得饥渴交加,臭汗淋漓,喘做一团,却无法住脚。戴宗从怀里摸出几个炊饼来自吃,也把两个与李逵充饥,李逵在后面伸手接饼,相隔一丈远近,只是赶不上。不得已,只好坦白偷吃酒肉的错误,向戴宗求饶。及至戴宗令他停下,其双脚却似钉牢在地上,挪移不动。李逵只得哭丧着称戴宗为“亲爷爷”,发誓听从吩咐,再不敢违犯了也。由此可见,戴宗的神行法竟具备启动、加速、停止、锁定等完备的且能由意念控制的系统功能,正是依仗这一套功能,方可随心所欲地处罚和戏弄嘴馋的黑旋风这厮。

由此可知,即便绑上甲马,神行者的脚也要不停地迈动,没有借助外界的宝马以及其他动力设施,只不过好像别人推着你走,不需要自身提供能量。这是李逵的感受,谁在推着他走,那是戴宗,只有他有这个力气,因为此时的戴宗已经进入一种“神行法”功能状态。

大家想不想知道:能日行八百里的神行太保戴宗,其神行法术的速度究竟是多少?

其实,戴宗的神行法术,依靠的是甲马。他把两个甲马拴在两只腿上,作起“神行法”来,一日能行五百里;把四个甲马拴在腿上,便一日能行八百里。云游导师下面推算一下仅供参考:

戴宗在使用甲马之前,他先要取数陌金纸烧了;路上只能吃素饭素点心;用完之后,又要取金纸烧来送走甲马。假定他一天走八个小时,那么,每小时可以走一百里,即时速可达到50公里,相当于100米跑7秒2,现在的百米世界纪录保持在9秒79,戴宗比这个纪录快多了。人的正常步行时速约5公里,6公里基本上是快走(连续不间断),超过7公里就是小跑了,到10公里左右就是普通人长跑的速度了,所以戴宗的神行速度基本是普通人长跑的速度5倍左右。

马拉松全程距离是26英里385码,合42公里195米,国际田联确定的马拉松的标准距离。2007年9月30日进行的柏林马拉松赛上,34岁的埃塞俄比亚名将格布雷塞拉西以2小时4分26秒的成绩创造了新的男子马拉松世界纪录。平均速度为10.914m/s,也就是时速达39公里左右,这个马拉松冠军速度比戴宗的神行速度还差一大截。

刘翔在比赛中的速度达到30公里/小时,但是这个中国刘“飞人”的速度只能基本超过戴宗的神行速度的一半,刘翔能够如此连续跑几个时辰?

自行车时速:10-40公里(在比赛中最高可达60公里/小时)

千里马的时速:古代一步为1.4米(左右互跨为一步),300步为一里,即1里等于420米。1千里=420公里,以“两头见日”算11个小时,如跑两小时休息一小时,即8小时共跑420公里,即时速为52.5公里,如果跑3小时休息1小时,即跑9小时,可得时速为46.67公里,这个速度基本就是戴宗的神行速度,现在在赛马场看赛马,冠军马2公里大约跑1分半钟以内,平均时速为80-90公里之间,这比千里马快得多了。

摩托车时速:30-100公里(在比赛MOTOGP中可达320公里/小时)

汽车时速: 40-180公里(在F1大赛中最高记录好像是380公里/小时)

火车时速;80-200公里(磁悬浮列车可达430公里/小时)

飞机时速:500-1800公里(某些高速侦察机时速可超过3600,这相当于现代四川奇人何长阳的“神行术”!!)。

从上可知,戴宗的神行速度基本就是古代千里马的速度,也基本相当于现代摩托车的时速!

这样的速度在古代交通工具比较落后的时代显然是有比较优势的,就算在现今的奥运会比赛中,世界马拉松冠军也是望尘莫及的,这种神行技能对于云游者,对于徒步旅行者等那无疑是有相当的吸引力的,但是这相对于下列人物,则又显得不足为奇了。

在“云游导师破解孙悟空的“筋斗云”速度”中,云游导师已经推算出了孙悟空、沙僧和猪八戒这三位西行者的大致飞行速度:

孙悟空的筋斗云速度起码超过62.5公里/秒(时速为225000公里),这速度比当今最快的宇宙飞船快多了,科学家们当然自叹不如,只得将其打入“伪科学”和魔幻神话人物故事中。

沙僧和猪八戒腾云驾雾的速度不超过450公里/小时,这个速度相当于现代高速军用直升飞机的速度。

云游导师博客中也有“中国云游飞人神秘事件调查报告”能够带肉身飞行的中国云游飞人,其飞行速度是不过0.8公里/秒(时速为2880公里),这当然是赶不上孙悟空的“筋斗云”速度的。

四川奇人何长阳也有“神行术”,能一分钟行60公里(时速3600公里)以上,这是接近单级火箭的飞行速度,但是就算是他亲自教别人,别人也学不了,这不只是技术问题。

云游导师在2013年6月曾经偶然出现了1亿公里/秒的“神游”速度,还“神游”进入了太阳的大气层,但是云游导师目前还没有达到肉身飞行的功夫层次。

对于神行太保戴宗的神行术,有人可能又会想起上世纪末“气功”盛行一时时,曾浮出一“神行太保功”,全称“神传日行夜走提劲炼气至秘功夫”,据称,该功法是中国武术圈内至今发掘的唯一的完整无缺的绝佳至秘要术,男、女各一套,男子修“三十六天罡神行法”,女子修“七十二地煞神术”,属“内家”武汉派太和门内四大功种之一的“轻盈要术”范畴,祖师为明代宣德年间的太乙玄门邓坤伦道长,后世代单传、口耳相承达五百五十年,已传承了十二代。功成后其行走速度甚为神异,健步如飞,宛若奔骑。该功法云游导师也曾经研究过,能够因此而训练成功的是很稀少的,所以云游导师吸取了其精华,正在试验另外几套更加适合现代人训练的技术,目前的步行、登山速度可以达到普通人的5倍左右,而且就算走1天1夜也不累,还更有精神和体能,这个目前暂时不公开。

   关于“神行术”,在2010年在梁山召开的“天下水浒论坛”上,大连大学语言文学研究所所长、东北师范大学博士生导师王立和他的研究生刘囝生曾交流了《<</SPAN>水浒传>戴宗神行术源流考论》一文,对古今中外神行术和相应文化背景,进行了深入地考察,发现所谓“神行术”,持术者大多是特定的人物、因某种机缘而获得,或“冥界飞车”,或“神帕”,或“飞毛腿”,或“甲马”……其实质凭借的是“飞行器”,《水浒传》中戴宗的“神行术”,依赖的是直接绑在腿上附加的神行器具“甲马”:

    (戴宗)出到城外,身边取出四个甲马,去两只腿上,每只各拴两个,口里念起神行法咒语来……当日戴宗离了江州,一日行到晚,投客店安歇,解下甲马,取数陌金纸烧送了。(《水浒全传》第三十九回“浔阳楼宋江吟反诗,梁山泊戴宗传假信”)。

    这是读者第一次见识戴宗的“神行术”。

    “神行术”第二次映入读者眼帘,在戴宗去蓟州探听公孙胜的消息时与锦豹子杨林邂逅,时杨林正得公孙胜推荐欲投梁山泊,戴宗遂邀其同行。

     杨林便问道:“兄长使神行法走路,小弟如何走得上?只怕同行不得!”戴宗笑道:“我的神行法也带得人同走。我把两个甲马拴在你腿上,作起法来,也和我一般走得快,要行便行,要住便住。不然,你如何赶得我走?”杨林道:“只恐小弟是凡胎浊骨,比不得兄长神体。”戴宗道:“不妨,我这法,诸人都带得。作用了时,和我一般行;只是我自吃素,并无妨碍。”当时取两个甲马,替杨林缚在腿上,戴宗也只缚了两个,作用了神行法,吹口气在上面,两个轻轻地走了去,要紧要慢,都随着戴宗行。(《水浒全传》第四十四回“锦豹子小径逢戴宗,病关索长街遇石秀”)

 原来,戴宗的“神行术”不仅自己能用,还可以提携至少一个同行者!这个功能在云游旅行中太实用了,有点类似于“中国云游飞人神秘事件调查报告”中的背人飞行中国云游飞人,同样是带人飞行,戴宗的带人法显然更妙一些。

    除杨林外,在水浒中同享过者戴宗的“神行术”者,还有李逵,时在《水浒全传》第五十三回“戴宗智取公孙胜,李逵斧劈罗真人”。当时是去蓟州搬取公孙胜来破高廉的法术,为惩戒李逵偷吃荤,戴宗特取四个甲马栓在李逵两只腿上,吹口气,念动咒语,“李逵拽开脚步,浑如驾云的一般,飞也似去了”,“只听耳朵边风雨之声,两边房屋树木,一似连排价倒了的,脚底下如云催雾趱”。李逵害怕,但想停也停不住。直到李逵服了,戴宗把衣袖去李逵腿上只一拂,喝声“住”,李逵却似钉住了的一般,两只脚立定地下,挪移不动。戴宗道:“你今番却要依我。”便把手绾了李逵,喝声“起”,始能轻轻地走动了。到一个客店,戴宗、李逵入到房里去,“腿上都卸下甲马来,取出几陌纸钱烧送了”。

    在水浒中,具有神行术的不仅戴宗,田虎有一战将叫马灵,涿州人,也有神行术,且胜过戴宗。这马灵“脚踏风火二轮,日行千里,因此人称他作神驹子”:

    马灵战败逃生,幸得会使神行法,脚踏风火二轮,望东飞去。南阵里神行太保戴宗,已是拴缚停当甲马,也作起神行法,手挺朴刀,赶将上去。顷刻间,马灵已去了二十余里,戴宗止行得十六七里,看看望不见马灵了。前面马灵正在飞行,却撞着一个胖大和尚,劈面抢来,把马灵一禅杖打翻,顺手牵羊,早把马灵擒住。(《水浒全传》第九十九回“花和尚解脱缘缠井,混江龙水灌太原城”)

    综观水浒中描写,戴宗的“神行术”有以下特点:

①“甲马”是纸做的,用时现拴在腿上,靠念动咒语自由控制,不用时解下。以“甲马”的多少控制速度,两个“甲马”日行五百里,四个“甲马”可日行八百里,这也是极限;

②可以提携一个同行者,也靠咒语控制;

③“甲马”用过之后,要取出几陌纸钱烧送,以表谢意。

④饮食上有禁忌,“不敢食荤”,只吃素茶素食。但后者对持术者似要求不严。

     关于“甲马”,历史上有不少典籍提及:

清梁章钜(公元1775-1849年)的《浪迹续谈》卷七“通用字”条目写道,很多东西名字叫“马”,实际跟马没关系,例如猜拳用的小木棍叫“拳马”,天平上的衡器叫“砝马”,木匠的工作台叫“作马”,插秧的小船叫“秧马”,吃面时配的小菜叫“面马”,在纸上画神佛之像,祭祀之后再烧掉,这种纸叫“甲马”。清末民初徐珂(公元1869-1928年)的《清稗类钞·物品类》有“纸马”一节,说甲马本来叫纸马,起源于唐朝,是手绘的彩色神像,因为上面的神像大多披甲骑马,所以又叫“甲马”。

到了宋朝,雕版印刷普及,“甲马”成了五色套印的彩色印刷品,历经元明清三代而不衰。不过“甲马”上未必都有马,现存的清代“甲马”中,画钟馗、魁星、送子观音、赵公元帅的居多,这些神仙画像除赵公元帅外,都没马。清代考据学家赵翼(公元1727-1814年)的《陔余丛考》卷三十“纸马”条目说:“世俗祭祀,必焚纸钱、甲马。”

    清袁枚的《续子不语》卷一“天后”条目说:“天后圣母……灵显最著,海洋舟中,必虔奉之。遇风涛不测,呼之立应。有甲马三,一画冕旒秉圭,一画常服,一画披发跣足仗剑而立。每遇危急,焚冕旒者辄应,焚常服者则无不应,若焚至披发仗剑之幅而犹不应,则舟不可救矣。”

    清纪晓岚的《阅微草堂笔记》卷一则讲了个灵异事件,说是纪晓岚的大儿子纪汝佶病危,家人按风俗给他烧了一张甲马,纪汝佶突然睁开眼叫道:“我那匹马怎么瘸了一条腿?”家人大恐,原来烧甲马时不小心,把甲马上那匹马的马蹄给弄花了。

    明代人文地理学家王士性的《广志绎》卷三“泰山香税”条目说:“(士女赴泰山烧香)必戴甲马、呼圣号、不远千里、十步五步一拜而来。”

此外,孟元老于南宋绍兴十七年(公元1147年)撰成的《东京梦华录》和约南宋咸淳六年(公元1270年)前后在世的吴自牧所撰之《梦梁录》等宋代的笔记中,也都有纸马铺的记载,逢年过节,要烧纸马。云游导师在网络上搜索了几种甲马图案如下:

通过上述文献可以看出,至少在宋代至清末时期的部分地方,人们祭祖、进香、航海、送葬,都要烧一些“甲马”,但是,像戴宗那样把“甲马”拴在腿上用来提速的所谓的“神行术”,并不常见。

     实际上,在水浒成书前的南宋龚圣与的《宋江三十六人赞》中就有戴宗的名字,绰号就是神行太保,并有“不疾而速,故神无方。汝行何之?敢离太行”的赞语,至于因何而神行?无载。

     不过,有两本记载道教符咒的书倒有利用“甲马”提速的:

     其一是《万法归宗》所载《六甲天书》之“缩地法”:让施法人在两腿上各拴一个“甲马”,口念缩地咒:“一步百步,其地自缩。逢山山平,逢水水涸。吾奉三山九侯先生令摄!”可以日行千里。该术源出自道教经典《上清六甲祈祷秘法》,收录于《正统道藏》洞真部众术类,常见版本则出自《万法归宗》中,后者将此术命名为《六甲天书》。

     其二是清人编写的《底襟集》之《地理秘旨部》所载“足底生云法”:取两个“甲马”,每个上面各写“白云上升”四字,分别绑在双腿上,口念乘云咒:“望请六丁六甲神,白云鹤羽飞游神。足底生云快似风,如吾飞行碧空中。吾奉九天玄女令摄!”可以日行八百。

因此,戴宗的神行道术是有真实的历史根源的。

看来,所谓的神行太保戴宗的神行术(也包括其他类似的道术),古代亦称为“遁术”,其原理简单科学地说,就是由人体发射生物电磁场,运用、调动地球本身的磁场,在达到天-地-人的某种和谐状态而进入特异时空维度中实现的一种瞬间游动。

    云游导师的下一篇博客,如果有时间的话,再进一步揭秘其神行术背后的动力转换机制。

 

2、张清的飞石子

宋江与卢俊义分兵攻打东平府、东昌府,约定先攻下城池者为梁山泊主。卢俊义率军前往东昌府,结果首阵便被张清以飞石打伤井木犴郝思文。次日再战,丁得孙又用飞叉击伤八臂哪吒项充。

 卢俊义连输两阵,只得向已经攻破东平府的宋江求救。 
宋江闻讯转战东昌府。张清施展飞石绝技,连打金枪手徐宁、锦毛虎燕顺、百胜将韩滔、天目将彭玘、丑郡马宣赞、双鞭呼延灼、赤发鬼刘唐、青面兽杨志、美髯公朱仝、插翅虎雷横、大刀关胜、双枪将董平、急先锋索超等梁山十五员战将,并将刘唐捉回城中。但龚旺、丁得孙却被梁山军生擒。宋江为此割袍立誓,定要活捉张清。
梁山军师吴用为引诱张清出城,命人水陆两路运粮。张清果然中计,带兵出城劫粮,以飞石击伤鲁智深,劫取陆路粮草。他又去劫取水路粮草,却被林冲率铁骑逼落水中,最终被阮氏三雄生擒。梁山诸将都要求将张清处死。宋江却力排众议,义释张清,并折箭为誓。张清便归降梁山,并引荐兽医皇甫端。后来,龚旺、丁得孙也归降梁山,一百单八将至此聚齐。

大聚义

梁山排座次时,张清排第十六位,星号天捷星,职司为马军八骠骑兼先锋使,位居第五,与花荣、徐宁、杨志、索超、朱仝、史进、穆弘并列。 
两赢童贯时,张清担任“巡哨都头领”,率领三十余骑哨马负责哨探,在童贯军前连哨三遭。 后又率军截击童贯,与龚旺、丁得孙合力杀死嵩州都监周信。
三败高俅时,张清先后以飞石打伤京北弘农节度使王文德、颍州汝南节度使梅展、八十万禁军都教头丘岳,并协助呼延灼生擒云中雁门节度使韩存保。

南征北战

梁山受招安后,张清随宋江南征北战,屡立战功。
征讨辽国时,张清以飞石打死番将阿里奇、耶律国宝,击伤洞仙侍郎,立下征辽第一功。 

他在攻打蓟州时被天山勇以暗箭射中咽喉,被董平、史进等人救回,幸得安道全调理,方才保住性命。 后担任关胜的副将,攻破太乙混天象阵中的土星阵,并与关胜、花荣合力杀死辽国统军大将兀颜光。

征讨田虎时,张清打伤壶关守将竺敬、山士奇,斩杀昭德守将孙琪。 后化名全羽,到襄垣城卧底,并与郡主琼英成亲,暗中鸩杀枢密使邬梨。他假意杀败宋军,取得田虎的信任,被封为“中兴平南先锋郡马”,后将田虎诱骗至襄垣城,将其生擒。  平定河北后,张清与琼英押解田虎,入朝献俘。宋徽宗命张清复还原职,又封琼英为贞孝宜人,让二人协助宋江征淮西。
征讨王庆时,张清与琼英合力斩杀宛州副将郑捷,后又统领孙安、卞祥等十七员河北降将,担任前部先锋,夺取宛州,生擒守将刘敏。南丰之战中,宋江摆下九宫八卦阵,迎战王庆。张清夫妇负责哨探,大战淮西先锋刘以敬、上官义,并攻进南丰东门,协助宋江夺取南丰城。
征讨方腊时,张清因妻子琼英怀孕留居东京,便独自跟随大军出征,后琼英生下儿子张节。  宣州之战中,张清与守将潘濬交战,用石子将其打于马下。李忠赶上,将潘濬杀死。  而在简本水浒中,琼英则随张清出征,后因病死于军中。

惨烈结局

独松关之战中,张清与董平私下步行攻关,与厉天闰、张韬交战。但张清枪法稍逊,步战难用飞石,而董平左臂受伤,难以施展双枪,二人战力大打折扣。张清枪刺厉天闰,不慎刺入松树中,被厉天闰趁机刺死。董平去救时,被张韬从背后拦腰砍死。 张清是梁山第三位战死的正将,后被朝廷追封为忠武郎。
宋元时期的《大宋宣和遗事》中,宋江三十六部下中有“没羽箭张青”,便是张清的原型。而同时期龚开的《宋江三十六人赞》中,张清亦在其中,赞言为“箭以羽行,破敌无颇。七札难穿,如游斜何”。 
这两部文学作品都被认为是《水浒传》的雏形或蓝本,也应是张清这一形象可考的较早出处。

绰号考究

没羽箭的“没”应读为mò,出自李广射石的典故。根据《史记·李将军列传》记载,李广在一次打猎时误将草丛中的一块大石当成老虎,于是一箭射去,结果“中石没镞”。裴骃在《史记集解》中引用晋代徐广的话,认为“没镞”一作“没羽”。没羽箭意思是说箭射得又准又狠,竟连箭羽都没入石中。

可能是后人不明其义,以“没(mò)”为“没(méi)”,认为没羽箭即无羽之箭,应属石弹一类,从而据此为张清编造了“飞石打人,百发百中”的本领。
3、花荣的射箭术
古语说兵之利者,莫过弓箭。弓箭一出,天下莫争!因此在有关战争的小说中,总要出现几名具有高超箭术的大将。大将们除手中的武器外,肩背硬弓,腰挎利箭几乎是他们上战场一致的标配。水浒中花荣无疑是第一射箭高手。其实花荣外射箭高手还不少,只是他们在花荣的光环下没有显露出光芒来。大名府杨志与周瑾比试弓箭。杨志让周瑾先射三箭。第一箭,周瑾望杨志后心颼地一箭,杨志镫里藏身,箭射了个空。第二箭,周瑾再望后心一箭。杨志取手中弓,用弓梢一撥,将那支箭滴溜溜撥下草地。第三箭还是朝杨志后心射去。杨志又换了一种避箭方法,把那支箭只一绰,绰在手中。周瑾三箭一个射法,杨志避箭,三种手段。轮到杨志射箭,第一枝箭杨志故意放空。第二箭杨志不想伤周瑾性命,一箭正中周瑾左肩。两人相比,显然杨志箭术要高出周瑾不少。宣赞曾因连珠箭赢了番将,曾被王府招做驸马。可见他的弓箭水品也是很高的。燕青本精于川弩,只用三支短箭,箭到物落,并不放空。后来学弓箭,向空中射雁,箭箭不空。燕青的箭术决不输于花荣。却遭到宋江的批评,谓雁乃仁义礼智信五常具备的飞禽,今后不可害此礼仪之禽。燕青悔罪不及。而早先花荣在梁山射雁却是赢得了晁盖、吴用等梁山泊众头领钦佩的。尽管这三人箭术皆高,也许是为了突出花荣的缘故,施老先生没有让他们有机会在战场上用他们擅长的弓箭伤过一个对手。除花荣外,108将在战场上用过弓箭的除花荣外了那支箭。寇先锋又将绰得的那支箭回射孙立,孙立见箭到胸前,把身望后便倒,箭从身上飞过去。寇先锋以为孙立中箭,勒转马,要想活捉孙立。反被孙立提起腕上虎眼钢鞭,削去半个天灵骨。孙立在箭术,武艺上均高过寇先锋。
除了花荣外,梁山好汉似乎莫有没有用弓箭杀死过敌人。反之108将中倒有十余人死于弓箭。战方腊,首战就有三个副将被乱箭射死—-宋万、焦挺和陶宗旺。第二战,韩滔被高可立射中面颊,撞下马来,接着被张近仁咽喉上复一枪,结果性命。攻宣州道时曹正和王定六为城上如雨点般的毒药乱箭射死。攻杭州时,徐宁项上中药箭,七窍流血而死。张顺在涌金门被城上踏弩’硬弓、苦竹箭、鹅卵石一齐射打下来死于涌金门水池中。水上好汉最终还是死于水中。解宝为了一世猎户却在乌龙岭被山上滚下大小石块,并短弩弓箭,射死于岭下。史进、石秀、陈达、杨春、李忠和薛勇等六将领命攻打昱岭关。史进被号称小养由基的庞万春一箭射中,攧下马来,其余无人一起上前就得史进上马欲回,却一起被山顶两边松树林中埋伏的敌军弩箭如雨半射将来,六员将佐不曾透得一个出来,一堆儿射死在关下。欧鹏斗庞万春,接了庞万春一箭,却不料庞万春能发连珠箭,第二箭来被射中,墜下马去。欧鹏能接得庞万春一箭,本领还算不错,至少在箭术方面高于史进。
4、燕青的相扑
有人会问:梁山好汉燕青擅长的“相扑”与现在日本的相扑一样吗?
1976年出土于山东省临沂县金雀山9号汉墓。长 200厘米,宽42厘米。图中所绘为两个佩剑之人
角抵竞技,旁立一人裁决。角抵戏来源于战国 时期的武备训练,汉时角抵已经有了较强的表 演功能。
施耐庵在《水浒彳专》第七十四回中,
详尽地讲述了浪子燕青与任原相扑比赛的
全过程。“燕青除了头巾,光光的梳着两
个角儿,脱下草鞋,赤了双脚,蹲在献台
一边,解了腿绷护膝,跳将起来,把布衫
脱将下来……”“燕青却抢将入去,用右
手扭住任原,探左手插入任原交裆,用肩
胛顶住他胸脯,把任原直托将起来……”
从施耐庵的描述中,我们可以看出,宋代,
相扑是一项规则完善的比赛活动。而且,
它和现在日本的相扑相差无几。那么,日
本的相扑是从中国传过去的吗?
相扑,又名“角抵”。关于“角抵”运动的记载早在先秦时期便已出现。但是,
以“角抵”之名记录在册,是从《史记》开始的:“蚩尤氏头有角,与黄帝头,
以角抵人,今冀州为蚩尤戏。”意思说,在汉代的冀州一带,流行着一种“蚩尤戏”。
这种“蚩尤戏”是从上古时期传下来的,因蚩尤以角抵御黄帝而来。
晋代,“角抵”更名为“相扑”。唐宋,相扑运动发展成型。据《日本书
记》记载,公元7世纪的时候,在日本允恭天皇的葬礼上,中国使者表演“素舞”
以示致敬。这种“素舞”便是古代的相扑。表演之前,裁判焚香祭祀。表演者
赤裸上身,腰间围有兜裤。表演者登上台后,喝“神水”以示祭祀。然后两人
开始争交搏斗。这与日本传统的相扑运动十分相似。因而,有观点认为,中国
的相扑在这个时候传入日本的。
宋代,相扑运动更为兴盛。每逢宫廷庆典,军士都要表演相扑节目。在民间,
不但兴起了以相扑表演为职业的专业相扑人,还出现了很多诸如同文社、角抵社、
锦体社之类的相扑团体。到了明清时期,相扑运动渐渐淡出人们日常游戏的舞台。
而日本的相扑运动逐渐兴盛起来,并成为日本国粹。
5、安道全的医术

 安道全,是中国古典小说《水浒传》的一个人物,因为其医术出众,得“神医”之名。也正是因为他医术高超,尽管他武艺不高,但是凭借这一技艺,在梁山上还是排到了五十六名,星位地灵星。

上了梁山之后,安道全便作为随军医生得到重视,后来更是给宋徽宗治过病。因此战争还没结束的时候,安道全便脱离了梁山派系,成为了一名太医。

说安道全此人,第一个不能忽视的便是他高超的医术。在梁山中正是因为他高超的医术,大聚义时得以排在第五十六位。

他医术高明,人称“当世华佗”,内外科都很擅长,技精艺高,深受民间敬重,有“神医”之誉。安道全在《水浒传》中救活了许多人,比如说张顺的母亲、宋江、张清等,他甚至还给宋徽宗治过病。当初宋徽宗病重的时候,专门将其从方腊战场中召回来。你想想宫里有多少医术高超的太医,但是却还要特意将安道全给召回,这已经是对安道全医术的最大肯定了。

《水浒传》:“祖传内科外科,尽皆医得,以此远方驰名。”还有关于安道全的赞诗:“肘后良方有百篇,金针玉刃得师传。重生扁鹊应难比,万里传名安道全。”这些都渲染了安道全此人高超的医术。

除了医术高超之外,不可否认的是安道全还是一个好色之徒。《水浒传》本书作者倾向明显偏向于男性,在故事中好的女性是无名之辈,出名的大多都是娼妓、荡妇、母夜叉一类人。

梁山好汉中,没有成亲的单身汉比比皆是,就算成了亲的也落不了什么好。在故事中梁山好汉可以杀人越货,可以逼迫良民,这些都不是问题,甚至很多情况下还可以算作是“英雄壮举”。但是唯独在女色这一方面却有很苛刻的要求。安道全是故事中少见的好色之辈。

饥食渴饮,男欢女爱,这在安道全这儿是顶顶大事。当初张顺去请安道全上梁山,带了一百两黄金,但是安道全却不受金钱诱惑,拒绝了。为什么?男人除了权财的诱惑,自然就剩色了。安道全当时正是因为一个女子,才拒绝了上梁山之事。

让安道全舍不得离不得的女子,是当时建康著名的娼妓李巧奴。李巧奴“蕙质溫柔更老成,玉壶明月逼人清。步搖宝鬓寻春去,露湿淩波步月行。丹脸笑回花萼丽,朱弦歌罢彩云停。愿教心地常相忆,莫学章台赠柳情。”正是贪恋其美色,安道全才毅然拒绝了上梁山。

除此之外,当时安道全手里但凡有余钱,第一件事必然是去找李巧奴共赴春宵,由此可见其好色本性。

正是因为安道全对李巧奴的迷恋,这才有了后来他被逼上梁山之事。

话说宋江在攻打大名府的时候,背上生了一个毒疮,慌慌忙忙从大名府撤军,返回梁山。此病来的又快又急,寻常医者毫无办法。当时浪里白条张顺想起了给自己母亲治好过背疾的神医安道全,便将此人介绍给了宋江。

吴用当即拿出一百两黄金,让张顺去将人请上梁山。张顺揣了一百两黄金,却根本没有请动安道全。后来他打听到安道全有一相好叫李巧奴,于是逮住机会将李巧奴和鸨母都杀了。杀了不算,还在墙上留下了“杀人者安道全”的字迹。

张顺来了这么一手,明摆着给安道全两个选择。一要么你和我上梁山,二要么被官府捉去判处死刑。这种选择题大家都会做,自然是选择二了。安道全也不例外,他最后便是这样到了梁山。

不得不说安道全的医术高超,到了梁山没多久,便将宋江的毒疮给治好了。此后安道全便一直留在了梁山上。

这件事情其实还有一个插曲,那就是宋江在退兵之前,曾经梦见过晁盖,晁盖对他说:他有百日之难,只有江南地灵星可解。这个百日之难应的便是后来的毒疮,而江南地灵星可不就是建康安道全吗!当然对于此梦境,还有人理解为当时宋江久攻大名府不下,为了找个退兵的理由,这才有了梦境一说。

赞 (0)
分享到: 更多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