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八部-(辽国)南院大王萧大侠的真正历史揭秘

金庸的小说人物中,有一类是以耶律洪基、完颜阿骨打为代表的少数民族领袖。表面上,我们并不一深入武林,而江湖却是他们兴霸或自保的博弈场。因为带有某种意义的历史真实性,他们既客串充当了刀光剑影的源泉,也为小说撑起了一幅文化江山的大幕。

天龙八部-(辽国)南院大王萧大侠的真正历史揭秘​耶律洪基遭遇“滦河之乱”

耶律洪基(1032~1101),即辽道宗,字涅邻,是兴宗耶律宗真的长子,辽朝的第八位皇帝。重熙二十四年(公元1055年)继承帝业,改元清宁。他刚即位的时候,礼贤下士,征求直言,访求治国之道,劝农励耕,兴办学校,救济灾荒,宣慰百姓,颇有政绩。

前文从小说中所引的内容在历史上也确有其事,史称“滦河之乱”。这是道宗即位后遇到的第一次政治危机。那这位颁诏的皇太叔究竟又是何许人也?皇太叔名叫耶律重元,是辽圣宗耶律隆绪的次子,“才勇绝人,眉目秀朗,寡言笑,人望而畏”,深得圣宗的喜爱。虽然都是自己的亲生骨肉,但与皇太子耶律宗真相比,其母萧梅斤更喜爱由自己抚养长大的重元。圣宗去世后,皇太子宗真即位,即辽兴宗。萧梅斤对此十分不满,加之自身权力欲望的膨胀,便暗中策划夺取皇位,图谋拥立重元登基,但小儿子对此却并不情愿,反而将这个阴谋告知其兄。

从此,他便深得兴宗的信任。

有一次,兄弟二人对酌甚酣,兴宗由着酒劲儿许以“千秋万岁后传位”于他的承诺,并把他立为皇太弟,并耀其南院枢密使一职。后又赐以金券誓书。重元从此慢慢开始有恃无恐,骄纵不法。然而,兴宗晏驾的时候却没有兑现自己的承诺,而是“遗诏燕赵国王洪基嗣位”,传位给了自己的儿子,即是耶律洪基。

道宗即位后,为表示对重元的尊重,“以皇太弟重元为皇太叔,免汉拜,不名”,并授予他天下兵马大元帅的要职。此时享受前所未有的尊宠的重元,并不满足于眼前的位置。

清宁九年(公元1063年)秋七月,重元父子侍驾到太子山狩猎。在《天龙八部》中,萧峰就是在此时此地与耶律洪基相识,小说中道宗身着一袭红袍外出,途中与当地女真土人发生冲突。女真势弱,萧峰便为他们打抱不平。他先勇擒道宗而后义释之,脱险的耶律洪基很受感动,而萧峰也敬重这位“红袍人”的英雄气概,二人惺惺相惜,义结金兰。在真实的历史中,此时道宗的危难却才刚刚开始。重元父子见道宗移驾滦水,并无特别的防备,以为时机成熟,决定对道宗下手。父子二人经过一番商议筹划,决定由重元装病引道宗前来,而涅鲁古在帐下埋伏亲信甲士若干,乘机一举袭杀之。

皇太叔病重的消息传来,道宗焦急万分,立即就要前往探望。大臣耶律良识破了其中之诈,向道宗说出里外由头,并谏言召涅鲁古前来试探虚实。道宗将信将疑,沉吟了半响,最终采纳了耶律良的建议。

天龙八部-(辽国)南院大王萧大侠的真正历史揭秘​果不其然,重元父子以为事泄,便率其本部并诱骗威胁弩手军围攻御营,作鱼死网破之争。

涅鲁古以百余骑兵发起冲锋,并“射帝伤臂,又伤其马”。行宫随扈人心惶惶,就连道宗也生出了几分怯意,打算驾车逃奔。

眼看叛军就要大功告成,道宗身边的一位勇士进言道:“陛下若舍感从而行,贼必蹑其后;且南、北大王心未可知。”道宗这才缓过神来,意识到如果自己跑掉,不仅将失去手中唯一的武装力量,还会引发其他将领的二臣之心,那时就真的成了刀俎上的鱼肉了。于是,他将平叛事宜全部交托给了这位大臣。当然,此人并非是小说中所说的萧峰,而是南院枢密使耶律仁先。在他的指挥下,行营部队迅速布置好了防御工事邀击叛军。

年少气盛的涅鲁古求功心切,冲在了队伍的最前面,结果被侍卫官阿斯和耶律苏瞅出破绽,只听得“嗖嗖”两声,涅鲁古被射中面门,倒毙马下。原本就心怀异志的叛军见主将被杀,顿时阵脚大乱,作鸟兽散,各自崩溃。仁先趁机向叛军发起了反神锋,而坐镇中军的耶律重元企图重新反扑,但大势将去,无力回天,只带着残部落荒而逃,行至大漠深处时只剩一人一骑。或是因为沮丧,或是源于羞愧,陷入彻底绝望的重元最终选择了拔剑自。险中得生的道宗拉着仁先的手说:“平乱皆卿之功也”,并加封这位“历史上的乔峰”以北院枢密使的官职,封宋王。

天龙八部-(辽国)南院大王萧大侠的真正历史揭秘​耶律洪基留下一位亡国之君

在金庸的笔下,耶律洪基是一个穷兵赎武、草菅人命的暴戾之君。出猎时找不到野兽,他索性“就拉开镶金嵌玉的铁胎弓,搭步雕绷狼牙箭,连珠箭发,嗤嗤嗤嗤几声过去,箭无虚发,露时间射倒了六名南人。”并笑言:“南人太多,总得杀光了,天下方得太平。他们投错胎去做南人便是罪过。”说完连珠箭发,又是一箭一个,一壶箭射不了一半,十余名汉人无一幸免。

他听到萧峰要辞官,心中立时生出杀意。通过这些细节的描写,一个好勇斗狠,迷信武力的暴君形象呈现在读者的面前。他既不是王朝的拓荒人,也不是基业的送终者,而是作为一个专制集权的继承者登上历史舞台。

在史家看来,耶律洪基不仅有斯巴达式的尚武情结,还有几分尼禄的昏君模样。他为人昏庸,忠奸不辨,最为后人所诟病的是其听信权臣耶律乙辛的谗言,仅凭一首词赐死了贤能端庄的皇后萧观音,而后又间接害死了太子耶律浚,亲手导演了一出令人扼腕的悲剧。

萧观音是枢密使萧惠之女,而萧惠又是兴宗之母萧褥斤的弟弟。出身名门的萧观音生得“姿容冠绝”,且又工诗善文,通晓音律,实在可以称得上是才貌双全的绝代佳人。她作为一国之母,为人和善,知书达理。一次,她见到皇太叔耶律重元的妻子浓妆艳抹,便告诫之:“为贵家妇,何必如此?”作为君侧贤内,时常向皇帝进谏议论朝政得失。道宗喜好狩猎,有时就把朝廷的事情搁在一旁。为此,她写了一份《谏猎疏》递呈夫君:“妾闻穆王远驾,周德用衰;太康佚豫,夏社几危。此游瞰之往戒,帝王之龟鉴也”,希望皇上不要像夏太康与周穆王一样醉心狩猎而荒废政务。道宗虽然表面上“嘉纳”,内心却很不高兴,对这位“多事”的皇后逐渐疏远。

皇后爱好音韵,常自填歌词让伶人演奏。一个叫做赵惟一的伶官将皇后的《回心院》演绎得完美恰切,博得了皇后的赏识,这被一个人看在眼里,此人就是权倾一时的耶律乙辛。有奸臣未必有昏君,但有昏君则一定有奸臣。耶律乙辛因与皇太子不和,欲除此母子二人而后快。当他得知这个事情,便与宫中奴婢单登、教坊朱顶鹤勾结诬告萧观音与赵惟一私通,并将皇后的诗词曲解成秽乱宫闹的证据。道宗大怒,下诏赐死皇后,并将尸体运回本家,史称“十香词冤案”。太子耶律浚得知母亲被害,悲愤异常,与护卫萧忽古谋划刺杀耶律乙辛,结果事情泄露,太子被因禁起来。耶律乙辛惧怕太子东山再起,就派人前往暗中杀害了太子,并连太子妃等一并灭口。多少年后,道宗终于察觉了耶律乙辛的篡位野心,将其处死,并立太子之子耶律延禧为继承人,但一切都悔之晚矣。不久,他抑郁而终。

辽国掘墓人阿骨打

完颜阿骨打(1068-1123),金代的开国皇帝,即历史上的金太祖,是女真族的伟大领袖。作为《天龙八部》这部小说诸多人物中的一个,完颜阿骨打所占的戏份并不多,顶多算个初出茅庐的愣头青,通篇上下也只是一副镇山太保、打虎将的模样。如果翻阅史书,尝试去给小说中的人物排个实在的座次,我们会发现完颜阿骨打原来才是这出戏中最大的一个腕儿。

辽道宗耶律洪基死后,26岁的耶律延禧即皇帝位,称天祚帝。面对先帝遗留下来的烂摊子,辽天祚帝在登基伊始大行拨乱反正。他首先派人将耶律乙辛的墓挖开,开棺鞭尸,并清算其同党残余,又下令给被耶律乙辛诬陷的人恢复名誉,并且重新起用他们。但是,这位新皇帝在政治智慧上并不比他的爷爷高到哪里去,而在游猎好色方面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这时,萧奉先一—一个新时代的奸臣就应运而生了。

天龙八部-(辽国)南院大王萧大侠的真正历史揭秘​萧奉先的姐姐是天祚帝的爱妃,凭着这层关系,他得以青云直上,担任枢密使,并被封为兰陵郡王。他为人精明,外宽内忌,深谙天祚帝的性情并投其所好,搜罗进献各地美女,而且经常陪同其到各地狩猎。热衷享乐的天祚帝就把国家政事一股脑地交给了萧奉先,朝廷吏治乌烟瘙气,王侯将相醉生梦死。此时,生活在边境一带的女真族却在悄然崛起。

天庆二年(公元1112年)二月,天祚帝带着亲信随从到春州的混同江(今松花江)钓鱼。按照惯例,在千里之内的女真酋长都要到皇帝的行在觐见朝拜,而这一次的召见恰好又碰上了传统的“头鱼宴”盛会,所以典礼搞得特别隆重。当宴会举行到高潮的时候,有点醉意的天祚帝让女真酋长们一个接一个地跳舞助兴。当轮到完颜阿骨打的时候,他却说自己不会跳舞。天祚帝气不过,再三下令让他跳舞,但阿骨打始终不答应。

第二天,天祚帝对萧奉先说:“前日之宴,阿骨打意气雄豪,顾视不常,可托以边事诛之。否则,必遗后患。”打算趁着女真部落羽翼未满之时,除掉阿骨打。但萧奉先却认为阿骨打不过是一介武夫,不懂礼数而已,接着又对天祚帝一顿吹捧,大辽幅员辽阔,国力雄厚,一个小小的阿骨打不足为虑。天祚帝听了之后很高兴,打消了杀掉阿骨打的念头,反而变本加厉地压榨欺凌女真人。深感侮辱的阿骨打看透了辽国上下的荒淫无度、外强中干,更加坚定了起兵反辽的决心。

女真与契丹的生死战

天庆三年(公元1113年),康宗完颜乌雅束去世,阿骨打不等辽廷的册封就自称都勃极烈,做了女真人的首领。目睹了辽廷昏庸腐败的阿骨打号召部族民众发展农业积蓄粮草,训练士兵铸造坞堡,厉兵秣马,时刻准备着。天祚帝知悉了阿骨打上任后的所作所为,派遣节度使前往责问:“汝等有异志乎?修战具,伤守备,将以谁御?”阿骨打不卑不亢回答道:“设险自守,又何问哉!”过了一段时间,天祚帝派阿息保再次诘问阿骨打,却得到了更加强硬的答复。天祚帝暴跳如雷,派遣萧挞不野开始在宁江州调集军队,作虎视之状。

天龙八部-(辽国)南院大王萧大侠的真正历史揭秘​阿骨打得知消息后,决定先发制人。

天庆四年(公元1114年)九月,他将女真部落的各路人马召集起来,举行誓师大会。阿骨打站在高处,手持挺杖历数辽廷的罪状,祈求神灵护佑将士们取得胜利。随后,他将挺杖传递给将佐们,并对他们说:“汝等同心尽力,有功者,奴婢部曲为良,庶人官之,先有官者叙进,轻重视功。苟违誓言,身死挺下,家属无赦。”众将士群情激奋,纷纷摩拳擦掌。在一阵阵欢呼声中,伐辽大业就此开启。

誓师之后,阿骨打亲举女真军队约2500人攻打宁江州,遭遇了辽国大将耶律谢十与渤海军的两面夹攻。危急关头,从小有善射之名的阿骨打一箭射杀耶律谢十。树倒翻孙散,失去主将的辽兵无心恋战,而深入险境且已无退路的女真兵却是置之死地而后生,个个不顾性命地向辽阵冲杀,一举攻陷了宁江州。

不久,阿骨打再出奇兵,在鸭子河击溃了由萧挞不野率领的十万辽骑,史称“出河店大捷”,并顺势攻取了宾州、咸州,所到之处无不望风披靡,胜利的天平此时已经彻底倒向了阿骨打。

辽天庆五年(公元1115年),完颜阿骨打正式称帝,国号金。在他的领导下,金兵一路势如破竹,直捣黄龙,连克辽京五座,辽王朝的灭亡已在旦夕之间。天辅七年(公元1123年),预备对躲藏在鸳鸯冻的天祚帝进行最后一击的阿骨打,突得暴疾,猝逝于营中,“辽主不获,并不能已”的愿望未能实现。三年后,其弟金太宗完颜吴乞买率兵灭掉了辽国,生擒天祚帝耶律延禧,完成了阿骨打最后的夙愿。

赞 (0)
分享到: 更多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