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殿英:入墓摸金是业余

孙殿英:入墓摸金是业余

孙殿英曾因挖掘慈禧和乾隆的坟墓而名噪一时,被称为“东陵大盗”,实际上,他能飞黄腾达、平步青云另有捷径:他是个赌技高超的大毒枭。

孙殿英于1889年出生在河南永城县的外祖母家。

他的父亲不务正业,游手好闲,因惹是生非,被当地政府关押。他的母亲对他十分溺爱娇惯,使他从小就养成了顽劣捣蛋的性格。他七岁开始入私塾,常和同学斗殴。有一次受到老师责罚,他不服气,竟放火烧了学校的房子,被赶出校门。母亲只得带他返回老家,两人靠乞讨为生。

孙殿英:入墓摸金是业余​在乞讨、流浪期间,孙殿英结识了一些流氓赌棍,他们经常混在一起,出入赌窟、钱庄。起初他只是一名大赌棍的助手,做些“传宝盒”“看台子”之类的事。凭着脑袋的灵活,等窥见此中奥秘之后,他很快就成了一名赌场高手,从此闯荡江湖,以赌为业,还先后到洛阳、西安等地开设赌局,骗取财物。

孙殿英有娴熟的赌博技能,他经常把麻将牌、天九牌等赌具当作研究对象。他用棉布擦拭牌的背面,然后察其纹理,辨其异同。无论是什么样的牌,他只要经短时间的把弄,就能够记清每一张牌的暗记,因此他往往通过一场赌博就可赢得几千元甚至几万元巨款。此外,他口袋里还经常装着一副骰子,一有空闲就投掷起来。天长日久,居然能够随心所欲地要几点就掷几点,很少失误。这一习性,到他当上了军官乃至高级将领依然未改。

孙殿英:入墓摸金是业余​孙殿英常以赌会友,他的客厅里经常高朋满座,酒足饭饱之后,照例有麻将、牌九之类的所谓“余兴”。对一些有权势的人物,如山东军阀张宗昌的亲信和东北军、西北军的将领,他常常把赢来的钱退还给他们,甚至故意把牌打输,以取得他们的欢心,好让他们在上司面前为自己说好话。孙殿英常对朋友说:“赌博这玩意儿,并不是什么坏事。我可以从中看出每个人的性情,可以针对每个人的性情结交朋友。这些朋友能帮我大忙,纵然有的不肯帮忙,也不至于说我的坏话。我是个粗人,没有真才实学,如果连这点儿办法也没有,我凭什么混呢?”

1914年,孙殿英投到豫西悍匪张平手下做勤务工作,每月不但不要薪饷,还拿出自己靠赌博赢来的钱孝敬张平,很讨张平喜欢。他如此做自然是有目的的,不久,他就打着张平的旗号,到河南、陕西等地贩卖鸦片,甚至自己动手制造起了鸦片。起初,他购买了一部分烟土,掺和其他药物,制造了一种叫“红丸”的鸦片混合剂。后来他又精心改造了这种混合剂,还在封口上印上一个飞鹰标志,称之为“殿鹰”牌海洛因。当时,凡是在豫西贩烟的贩子都曾遭到孙殿英的抢劫—一他不允许别人在自己的地盘上出售烟土。通过贩卖鸦片,孙殿英狠狠地捞了一把。

孙殿英:入墓摸金是业余​1922年,孙殿英投奔河南陆军第一混成团团长兼豫西镇守使,被委任为机枪连连长。从此,他更是借着军官的名义大干贩卖烟土的勾当,每到一地,都向当地倾销鸦片,毒害人民,牟取暴利。他的军队士兵也多吸鸦片,以致兵无斗志,遇敌即溃不成军。

孙殿英在中原大战中战败后投降张学良,驻防山西晋城一带。在这里,他继续制造毒品,还打造了以海洛因、金丹和“二两三”为主打产品的毒品体系,毒品行销河南、山西、北平、天津等地,生意兴隆,财源滚滚,一时间,阎锡山、张宗昌等割据一方的大军阀都与他交朋友,拉关系。孙殿英的毒品如此“畅销”,他是如何做到的呢?

原来,孙殿英与华北不少军警官吏、地方势力都有勾结,他贩运的毒品,遇到有关系的地方,只要押运人出示他的名片,即可通行无阻。碰到当地没有熟人的情况,他就先派亲信详细调查、摸索岗卡情况,探查当地头目的好恶,喜欢烟土的送烟土,喜欢钞票的送钞票,喜欢文物、古玩的也照送。而且孙殿英送礼也很讲章法:先挑选大头头送钱送烟,然后再层层下送;每到一处,不等人家开口,烟土未到,钱先送到。因此他的烟土车一路通行无阻,甚至还有宪兵押送。大宗烟土、海洛因运到天津、北平后,他转手倒卖,一本万利,除掉沿途送出的一小部分,他得的仍然是大头。

孙殿英:入墓摸金是业余​为了进一步“打开市场”,孙殿英还瞄准了上海租界这块风水宝地,决心把烟土生意做到租界里去。20世纪30年代的上海是流氓、政客和帮会、道门以及各种军阀控制的世界,租界里的生意更是一片混乱。孙殿英虽在华北各地畅行无阻,但初到沪上,也挤不进去。他苦思冥想,想了个主意,用重金收买了天津帮会头子,通过他的周旋与上海黑帮老大黄金荣挂上了钩。孙殿英先用名片向其问好,因他曾制造东陵盗宝案,国内许多大军阀都想从他那里弄到宝物,黄金荣接到他的名片后也没有轻视,回了一张名片。

黄金荣知道孙殿英制造的毒品很畅销,不久之后,就从上海汇给孙殿英十万元,要他帮忙代买烟土。孙殿英极有心计,他觉得可以乘机和黄金荣套上关系,把上海滩的大门打开,便自掏腰包为黄金荣买了价值相当于十万元的烟土,同时又将黄金荣的十万元原封不动地寄回,并亲自送货上门。这一招确实管用,黄金荣叹服孙殿英的“义气”,也领受了孙殿英的盛情,他答应孙殿英,孙殿英的烟土今后在黄金荣的“辖区”内可以畅销无阻。就这样,孙殿英打通了上海的销售渠道,他在上海销售的烟土比天津还多。

赞 (0)
分享到: 更多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