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定国逼死清军两大亲王后,被人放箭暗算,反清复明自此休矣

疑心

李定国率领明朝的部将,连续打败亲王孔有德、亲王尼堪,打破了清军不可战胜的神话,明军士气高涨。但祸根也就此埋下。早在孙可望收到桂林大捷的捷报时,另一员明军大将孙可望就有些嫉妒李定国的运气,忍不住说:“北兵本就好杀,只不过我没有独当一面。”

李定国逼死清军两大亲王后,被人放箭暗算,反清复明自此休矣

▲1978年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的连环画《李自成》中的孙可望形象

后来,李定国上缴战利品时,仅上缴了孔有德的金印、金册和人参,还说清朝官方仓库中的财物价值也就过万。但事实上,李定国拿走了不少黄金、丝布,这让冯双礼觉得很不公平。说到底还是分赃不均,正因李定国没能做好利益再分配,冯双礼才不服气地秘密参了李定国一本,说“李定国如此专横,以后要制约他怕是很难”。冯双礼也非常忌惮马进忠与李定国的良好合作关系,还专门向孙可望做了秘密汇报。

冯双礼打的一系列小报告,引起了孙可望内心的不安。自己现在还有筹码,所以能通过与李定国交换利益的方式来换取李定国对他的服从,但随着李定国的威望越来越高、地盘越来越大、获取的利益越来越多,自己手中可以用来制约李定国的筹码就会越来越少。

不幸的是,有人偏偏唯恐天下不乱,有意无意挑拨两人关系。来往两军的使者公然宣称:“李定国听说自己只封了郡王,很是不悦,他竟说:‘封赏都是出自天子,怎么变成了以王封王?’”听了这话,孙可望的内心更加不安,这是在挑战他的底线啊。要是他不采取一点措施,这个“国主”就会有名无实了,以后谁还会把他放在眼里?随着李定国的胜利越来越多,孙可望的心里越来越不平衡,再这样下去,自己的话恐怕就要不灵光了。

灭门

李定国逼死清军两大亲王后,被人放箭暗算,反清复明自此休矣

▲明清宝庆战役地图

十一月一日,得知清朝八旗大军南下的消息后,孙可望亲自由贵州来到湖南沅州,他还将才从四川战场下来的白文选也调到了东线。当时,刘文秀已经被闲置,不少参加过保宁战役的将领都被重新安排,白文选作为自己信任的重要将领,自然被带到东线战场,担负起重要任务。

孙可望的第一个目标是辰州,辰州作为“湘西门户”,战略地位很重要,明军一直未能拿下。孙可望若能拿下辰州,自然有助于提高声望,增加威信,所以,他对辰州之战非常重视。为了保险,孙可望先派人劝降总兵徐勇,然而徐勇根本不理睬,反而直接把使者拖出去剁了。在这种情况下,孙可望只得倾尽全力对付徐勇。作为自己远征的第一战,无论如何都要打赢。在李定国大胜的背景下,孙可望有输不起的压力,毕竟自己说过“北兵好杀”,要是第一战就失败,会对自己造成不小的打击,也会减少自己手中的筹码。

经过精心准备,十一月二十一日,白文选率领五万水陆大军进抵辰州城下,将这座城四面包围。清军总兵徐勇下令迎战,结果战败。尽管第一天时徐勇自认为能守住,但第二天他的希望就破灭了。当时,徐勇在北门督战,白文选出其不意,出动了重量级武器大象成功突破东门,让他大感意外。这种情况下,徐勇只得匆忙带着亲信在城中进行抵抗,混乱中,他竟然中招坠马,然后被明军杀死,其亲属三十九人也遭灭门。这次胜利让孙可望非常高兴,他的首次行动实现了“开门红”,是个好兆头。

失算

李定国逼死清军两大亲王后,被人放箭暗算,反清复明自此休矣

▲尼堪碑位于北京长沟镇南甘池村南门外

为了不让李定国抢走自己大胜的风头,孙可望还给冯双礼下达密令,要求他退出伏击圈。李定国已经杀了一个孔有德,再杀一个尼堪那还得了,这样的事情必须得阻止。再这样下去,天下人都只知道你李定国而不知道我孙可望,那就麻烦了,有必要敲打敲打。谁知,孙可望还是失算了,他依然未能阻止李定国的大胜。

很快,尼堪被杀的好消息就传遍了各地,孙可望杀掉徐勇的好消息却被李定国大胜的消息给掩盖了。孙可望虽然解决了难缠的总兵徐勇,但李定国却在不利的情况下直接把满洲宗室重臣给杀了。这可让孙可望郁闷不己,不明白李定国为什么运气这么好,连久经沙场的满洲宗室重臣都能杀掉,自己的功勋和李定国的比起来可不是一般的差。这就有问题了,孙可望觉得有必要找李定国好好谈谈。

于是,得到衡州之战的结果后,孙可望决定召见李定国前往沅州议事。当时,赏封的使者已经带着万两黄金和敕书上路了,孙可望赶紧派人将使者追了回来。孙可望说:“我如今既然已带兵入楚,自然要与定国兄面对面地开宴庆祝,而且我还要向皇上上书,请皇上敕书以示恩宠。”

分裂

李定国逼死清军两大亲王后,被人放箭暗算,反清复明自此休矣

▲2000年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的连环画《李定国抗清兵》中的李定国(骑马者)形象

面对孙可望的邀请,李定国是愿意赴会的。然而,这时却有人告诫李定国:“这不过是‘伪游云梦’之计。”只这短短一句话,就击中了李定国的软肋。“伪游云梦”的典故出自《史记》,后来被明末的文人加工成了《汉高帝伪游云梦》。故事说,汉高祖时,韩信因为势力过大引起了刘邦的猜忌,于是,刘邦采纳了陈平的阴谋诡计,假装去云梦泽游玩,趁韩信拜见时把他拿下,并将其软禁贬为淮阴侯。想必这个故事在明末比较有名,李定国也听过。

李定国立了那么大的功劳,确实有点功高震主,再加上不会藏拙,很犯忌讳,自己心里头也有点害怕,所以就犹豫了。这时,正好有个叫龚彝的人,此人曾经参与过拥立永历帝的活动,算是从龙之臣,他趁机给李定国去信道:“来必不免。”走到奉天的李定国看到这封信后,就认为孙可望真的有害他之心,提高了警惕。再加上刘文秀之子也送密信给李定国说:“孙可望待你到后即杀你!”这就让李定国更加确信孙可望要杀他。

刘文秀儿子是怎么得知这个秘密的,我们不得而知。当时刘文秀已经遭到罢黜,是心怀不满故意报复,还是听到什么传言,现在已无法考证。但可以肯定的是,这里面的水很深、很浑,一些人有输不起的压力(主要是永历朝廷中的一些人)。面对这个不可多得的天赐良机,他们自然会加以利用,如果错失了这次机会,以后未必会再有,因此,私下串联运作是必然的。而刘文秀的下场,其实也给李定国敲了警钟,他可不愿意成为第二个刘文秀。这样一来,两人的关系就出现了问题。

为了表示自己的愤慨,李定国将孙可望的使者打了一顿,还说:“孙可望怎么能擅自搞封赏,那皇上摆哪?”不仅如此,李定国还专门给孙可望写了一封信,以大义相责。孙可望看到这封信后,非常不满,斥道:“李定国把自己当成忠义之士,那把我置于何地?”于是,也不给李定国行赏了。

李定国的这种做法,显然令孙可望大为光火。自己不来就算了,还殴打自己的使者,现在竟然还写信指责他,实在是无法无天,再这样下去,这“国主”可真没法做了,以后谁还会听他的命令?从这时起,两人的关系就陷入了低谷。而永历朝廷中一些人的私下活动,自然也没逃过孙可望的眼睛。面对这种错综复杂的形势,孙可望有了自立之心,大西集团也分裂为自立派和保皇派两大阵营,为西派的彻底分裂埋下了伏笔。此时的李定国也知道自己把孙可望得罪得不轻,于是就果断跑路去了广西,避免和孙可望接触。

撤兵

李定国逼死清军两大亲王后,被人放箭暗算,反清复明自此休矣

▲宝庆府古城墙遗址,位于今湖南省邵阳市

永历七年(1653年)二月,孙可望率领十万大军由靖州经奉天至宝庆,冯双礼和白文选分别率左路军和右路军,自己则统率中路军。到三月十五日,孙可望、冯双礼、白文选、马进忠等人的部队已经在宝庆到衡州之间构筑了巨大的营地。而清朝的定远大将军、多罗贝勒屯齐则驻扎在岔路口,都统佟图赖驻扎在近地花街子。

十六日,天下起大雨,当夜,孙可望偷偷地从宝庆来到前线周家铺与明军合营,而清军却不知情。于是,第二天,冯双礼等人就发动了突袭。清军遂不及防,只得败走。由于胜利来得太容易,孙可望产生了一种错觉,认为满洲大兵不过如此,结果犯了跟刘文秀一样的轻敌错误。孙可望没有下令彻底追击,而是让士兵们去抢占胜利果实。趁着明军只顾抢夺马匹,屯齐等人就整顿队伍,准备反击,同时联系佟图赖夹击。

孙可望给屯齐等人来了个突然袭击,屯齐等人也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给明军也来了个突然袭击。孙可望本以为清军不足虑,没想到才打了个胜仗,就被败军之将打败了。这么一来,孙可望就没有信心继续与清军作战,决定先退往永州。没想到他们又与清朝的多罗贝勒巴思哈军相遇,已经成为惊弓之鸟的明军再次败退。清军鉴于尼堪阵亡的教训,也不敢太冒险,于是不再追击。

受形势所迫,孙可望只得退回宝庆,并撤销了设置在湖南的官吏,同时以紫阳河为明清分界线。四月,孙可望下令大军回贵阳。经过几个月时间,军队终于在八月回到贵阳。

这次为时一年的大反攻,取得的战果是巨大的:不但杀掉了清朝的两大名王,而且辟地三千里,扩大了明军的腹地,中部重镇武昌也是警报不断,让清廷大为震动,打破了八旗不可战胜的神话。论者也认为此次反攻可以称得上是“战功第一”。但是,由于明军高层发生内讧,取得的成绩也付之东流,造成明军“不败而败”、清军“不胜而胜”的局面,断送了抗清复明运动的未来。黄宗羲亦对此深感痛心,他这样说道:“逮夫李定国桂林、衡州之捷,两蹶名王,天下震动,此万历以来全盛之天下所不能有,功垂成而物败之,可望之肉其足食乎!屈原所以呵笔而问天也!”

作者:@仙侠小定国(湖北武汉,编辑)来源:内容节选自《战争事典006·李定国“两蹶名王”:南明桂川湘大反攻》,原标题为《高层内讧:大好局面遭断送》,中国长安出版社2014年9月版。

赞 (0)
分享到: 更多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